【文章】善用長照2.0,減緩老老照顧悲歌/李宜靜 諮商心理師

善用長照2.0,減緩老老照顧悲歌

文/李宜靜  諮商心理師

      86歲的阿公是糖尿病、大腸癌術後患者。25年來子女們先後成家、搬離。貼心、能幹的阿嬤負責照顧阿公,兩人偶因阿公的愛喝酒及阿嬤的愛嘮叨而爭吵,生活尚平順,子女們也會每週回去探視。
      隨著年紀增長、體力漸衰,阿公出現多次跌倒、受傷的狀況,不識字的阿嬤除了著急、責罵阿公不小心外,唯一的方法就是打電話給住附近的女兒求助。不料,一向精明能幹的阿嬤開始出現記憶力變差、忘關瓦斯、不會打電話、菜煮到焦黑、懷疑阿公不忠、有人偷她衣物、因找不到錢暴怒,兩人開始經常性的大爭吵,甚至摔盤、揚言拿刀砍殺…等情況。
       阿嬤經診斷失智症後,一向被照顧慣的阿公開始負起照顧阿嬤的責任,帶她外出、買菜、煮餐食、備水果、擦地、操持家務,因體力漸衰,原操持的簡單家務再也無力完成,只好請外勞照顧。然因年輕女性住到家裡,強化阿嬤對阿公不忠的懷疑,紛擾越演越烈,無奈辭退外勞,轉而早晚由阿公接送阿嬤至日間托老中心,除了讓阿公維持每天走路運動,也緩和照顧壓力及延緩阿嬤認知功能的退化。但好景不常,阿公多次接送阿嬤途中跌倒,阿嬤走失,雖再申請外勞照料,但阿公體力已大不如前,經確診再度罹癌,無法陪阿嬤拌嘴了。認知功能嚴重退化的阿嬤雖不明白發生什麼事,但也經常顯現愁容,辭不達意的表達關心,堅持攙扶阿公上下床,小心翼翼地幫他蓋被…,分房多年的她,偶會跑去和阿公擠一張床,一如當年照顧阿公一樣,只是,阿公再也無力溫暖回應。不久後,阿公病逝。 
       少了阿公的陪伴,阿嬤認知功能急速退化,生活難再自理、容顏更顯呆滯…。88歲的她不再主動言語,只剩呆坐及無意義的抓取動作。不忍孤母獨居,60歲的兒子接她同住,但因不慎跌坐地上骨折,現完全臥床,殘度餘生….。
       高齡社會除了兩老相互扶持外,也有罹病的兩老相互照顧的例子。上例即是兩老扶持、生病老人相互輪流照顧、一人撒手先走,留下的再由步入高齡的兒子接手照顧的寫照。突顯世代間角色及其在社會上多重角色衝突,致中高齡子女家庭與工作間顧此失彼的窘況,好的狀態是兩老相互扶持,但也有不幸孤老到死的悲劇。為回應老老照顧困境,參酌政府資源,提出以下建議: 

  1. 漸進式的規劃退休前、後生活,如:工作量漸減,壓力、情緒管理、生活作息規劃安排。
  2. 因應身心健康相互影響特性,進行身、心、靈全面成長的終身學習,如:健康知能增進、規律運動行為養成、休閒生活實踐、社群人際經營、宗教信仰參與及社會服務投入。
  3. 適齡實施健康檢查,以早期發現、早期治療。
  4. 積極參與社區社區關懷據點活動,長者共餐、關懷志工培訓等
  5. 因病失能時,撥打1966長照專線,評估、妥善運用心理、復健等專業服務,積極復能訓練,早日回復健康或強化病後的殘餘能力,自理生活。
  6. 不可逆的失能除居家照顧服務外,也可收托日間托老中心、小規模多機能社區服務及安養機構,延緩退化及緩和家人全天候照顧的身心負擔。 

臺北市諮商心理師公會關心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