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章】成癮不是一種選擇,而是迴避傷痛的一種方式/劉依函 諮商心理師

成癮不是一種選擇,而是迴避傷痛的一種方式

文/劉依函  諮商心理師

甚麼是成癮

       成癮,像是一種失去控制的渴望,而這份渴望來自趨樂避苦。面對痛苦,我們彷彿得做些甚麼,讓這份痛苦被擱置、淡忘,於是可能出現網路成癮、性成癮、毒癮、菸癮、賭癮,以及「酒癮」等。我曾因為專題報告參與觀察臺灣戒酒無名會,它又稱為AA(Alcoholics Anonymous),1935年成立於美國,25年前引進台灣,成員皆為酒癮者,對外保持個人匿名,因而稱為「無名會」,它是一種不包含專業人士的自助團體,我因此知道「酒癮患者」這一專有名詞,而在《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》(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,DSM-5)則定義為酒精使用疾患。
       面對成癮行為,有些時候成癮者也感到無力、失控,甚至自我批判為失敗者,或許這些標籤亦來自外在環境所賦予,他們像是被世界遺忘的人們,在成癮的世界裡逃避與麻痺,感受到的痛苦、無力、悲傷、失望……已強烈到無法承受,彷彿透過酒精才能找到平衡。然而,大多數人們面對成癮者,常以批判、指責或懲罰方式對待,誤解成癮是他們做出的選擇,事實上,是不得不的無能為力,我相信,沒有人會「選擇」當癮君子。


成癮行為可能源自傷痛

       很多人會問「為什麼成癮?」、「為什麼無法控制?」、「為什麼改不了?」,面對成癮患者,我想問「是甚麼讓你感到痛苦?」,那感覺像是在情緒產生的糾結裡,我只能透過這個方式讓自己假裝快樂或真正允許悲傷。溫哥華馬泰醫生曾提及所有的成癮都跟創傷(trauma)有關,關鍵是如何找到是什麼創傷引發的;也就是說,每一種情緒或行為背後,隱藏著我們無法面對和難以處理的感受,我們要嘗試做的不是質問為什麼,不是指責做不到,而是找到這份難以下嚥的感受,找到隱藏內心深處的鑰匙。
       面對成癮患者,我們要做的不是以懲罰方式控制成癮行為,而是理解成癮行為背後所承載的情緒感受,也許是醜陋又難以啟齒的傷痛,成癮行為像隱藏傷痛的保護膜,假裝沒事、假裝堅強,一種不想被看穿的脆弱,如同我接觸過的成癮患者,面對現實生活中的孤單、無力,面對曾經遭受情感背叛、性侵、家暴等,每個人面對不同的傷痛因應方式也不同,有的人因此染上毒癮,有的人因此沉迷網路遊戲,有的人因此仰賴菸頭,有的人因此酒精成癮,不論甚麼樣的成癮行為,都因為可以讓他躲避痛苦,逃離現實,可以暫時感受到快樂,暫時感受活著的感覺,酒癮也是。而電視劇、電影中,經常出現的對話「我失戀了,陪我喝酒」,這是社會文化框架下,面對傷痛與飲酒的連結,因此,成癮行為的開始或許亦是社會文化的產物,社會亦需共同承擔責任。


找出傷痛根源,處理並接納

      「我只有在喝酒時感覺是清醒的」、「我感覺沒有人能理解我」一位酒癮患者說,我理解在成癮行為背後隱藏的是那份無法承受的痛苦,透過成癮行為才能碰觸內在感受,或許我們開始學習如何面對痛苦根源並做出反應,成癮患者若能接觸傷痛根源並處理它,而成癮患者的家屬亦能同理、理解成癮行為,不是苛刻與排斥,我們將有更大的力量自助與助人,「成癮不是一種選擇,而是一種迴避傷痛的方式」,傷痛依舊存在,那麼我們可以怎麼做呢?


一、病識感

       病識感是我們對自身狀態的知覺能力,過去對於成癮行為容易歸咎於當事人本身的自制力不夠、堅持度不足…等,然而,現在我們知道成癮問題是一種疾患,也就是說,面對酒癮患者,不論是患者本身,或是來自身旁的人所察覺,病識感都成為開啟治療的關鍵,我們唯有正視成癮的失控感與無助,承認自己或感知他人需要協助的事實,並透過專業的心理治療協助,例如戒癮門診、認知行為心理治療等,首先致使成癮行為趨緩,恢復穩定並能透過心理治療開始有意識的進行認知行為練習。


二、揭開瘡疤

     「我找不到意義,我想走向毀滅」一位酒癮患者曾這麼告訴我,很多時候成癮的開始來自無望感,因為絕望而自我毀滅,內在感受可能是自責、愧疚、憤怒、無助、孤單,這份痛苦難以承受,彷彿生命就停在那一刻。「停在哪個時刻呢?」我說,於是迎來突然的潰堤,「我一直避開想起這件事,但我清楚記得那一天所有的對話,所有的一切…」酒癮患者一邊說著一邊掉淚。這份痛苦,第一次被打開,它就像是被小心翼翼地收進盒子,卻隱隱作痛,「原來這個盒子一直都在,我想好好整理它…」,在揭開的那一刻,或許傷疤流膿發出惡臭,但揭開後,我們才有機會除瘡,重新讓傷口真正復原。

 
三、接納並走向復原

     「我昨天又喝酒了…」酒癮患者失落的說,面對酒精成癮,復發機率高且伴隨戒斷症狀,因此患者經常反覆經驗成功戒癮與再次破戒的矛盾,「你記得你上次是怎麼做到的嗎?」我說。面對酒癮患者,由於思維受損、自卑而沒有自信,因失敗經驗自我否定而挫折時,容易致使再度復發。戒癮治療是一條漫長的路,我們需要允許並接納自己的無助,給予支持並找出內在力量,像是肯定自己開始治療與所做出的努力,從中看到改變的希望。面對這份傷痛我們一起梳理,承認傷痛、允許脆弱,我們可以一起治癒它,重新擁抱自己。

 

臺北市諮商心理師公會 關心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