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章】「子宮內的毀滅之舞?」面對不孕的心理調適/王佳玲 諮商心理師

「子宮內的毀滅之舞?」面對不孕的心理調適

文/王佳玲  諮商心理師

       我人生中有5年的重心都是在求子,經歷了許多治療,過程中心酸血淚真的難與外人道,時時考驗著個人身心安頓的能力!
       剛開始面對不孕時,我們容易看到坊間各種介紹不孕治療的書籍與報導,甚至有親朋好友熱心介懷孕成功的辦法。當接收到的資訊量越來越大,而自己仍未成功受孕時,反覆的期待落空都造成莫大的心理壓力,產生失落、悲傷、憂鬱、嫉妒、罪惡、憤怒、懷疑等情緒,若這時有人再補一句「就是因為妳情緒不穩定才不容易受孕」,可能瞬間就成為那根壓垮自己稻草。
       而若決定進行不孕試管療程時,又是另外一個需要調適的過程,每個月可能要面對一連串的治療、打的針劑不計其數,不孕治療的費用昂貴又耗時、造成身體種種的不適,這時真的很需要靜下心來,自我調整。

       若你身邊有正在面對不孕議題的朋友,或者自己正在面對這樣的議題,你可以這樣做:
一、若我身邊有正在面對不孕議題的朋友,我可以:
       不孕的朋友,大多有一個很大的困擾,就是開同學會(同年齡朋友的社交場合)時的聚會,因為大家久了沒有碰面總會寒暄幾句,對話內容總是不偏移「怎麼還沒有小孩?」、「不想生小孩嗎?」等等話題,然後眼睛所及就是看見親朋好友的小孩在玩耍嬉戲,心裡面的那種孤單感瞬間飆升。而親友們總是會非常熱心的提供不孕的資訊,或者是哪一間廟宇靈驗等等資訊。因此這樣的場合能不參加就不參加,但也造成不孕的朋友慢慢的人際疏離與自我孤立的狀況,更不利於心理調適。若你有朋友正面臨這樣的情況,你可以幫忙轉換話題,在私底下一對一的場合,主動關心當事人的狀況,但若當事人不願意講,我們選擇尊重,關心時,以傾聽為優先,避免過度提供意見

二、若自己正在面臨不孕的議題,我可以:
       

  1. 新思考不孕對於自己的標籤與意義:社會文化對於無子女的家庭有許多的負向價值觀,我們得好好靜下心整理自己為什麼想生育?來自於自己?家庭還是社會?要不要生育這件事情先傾聽自己的聲音,再考量他人的看法或關心。 
  2. 與伴侶更積極溝通不孕對關係的影響: 懷孕是兩人的事情,但男性面對此議題反而比女性要花更多時間接受和面對,常在診間,很容易看見只有太太到場,先生不見人影,或者只有太太很積極的與醫生溝通,了解醫療過程,先生在旁邊滑著手機等狀況。面對不孕,女性較容易呈現憂鬱與焦慮情緒,而男性則容易呈現壓抑與憂鬱。因此,先生容易比太太更不願討論這樣的議題,有時可能一個簡單的精液檢查,就讓先生有很大的壓力。面對不孕,伴侶反而可以藉此重新了解彼此的情緒狀態與壓力因應模式,不孕求子的過程很長,過程中若雙方沒有充分的溝通與了解,非常容易引起關係間的衝突。
  3. 找到自己面對失落再前行的力量:生命的挫折最難的就在於「面對」,當面對了心也就療癒了一半,做你該做的,不要擔心後果。或許,不孕真的很受苦,但這歷程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心理的轉換,看的越清楚我們就越有機會看見選擇,找到再前行的力量。 
  4. 找專業心理師談談:不孕很常造成身心受苦,不需要單打獨鬥的去面對,可以找專業的心理師聊聊,藉由談話協助自己更有能量去面對。

 
臺北市諮商心理師公會關心您